对话俞永福:阿里大文娱不会跟传统市场抢生意

2017-10-12 19:40 图文天下网

  来源:财经天下周刊

  坚持“只坐台,不出台、不站台”原则的俞永福,希望把精力留下来,让阿里大文娱在整合上能看到明显的业务产出。

对话俞永福:阿里大文娱不会跟传统市场抢生意 图1

  文|吴倩男

  编辑|赵艳秋

  “第一阶段的整合已经完成,而且我已经明确,在第一阶段中,优酷的整合是成功的。”经过长达15个月的调整期,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如是说。

  不过,作为外来者,阿里在文娱产业走得磕磕绊绊。阿里影业早期投资的电影,回报率并不理想,被寄予厚望的爱情喜剧片《摆渡人》,口碑和票房均不如人意。

  俞永福承认阿里文娱确实走了弯路。接手阿里大文娱后,他的应对举措是“过去这一阶段我把大文娱的一些业务拿下了”。

  做减法是俞永福所擅长的。此前在操盘高德整合案时,他砍掉了当时业内企业都竞相上马的o2o业务,使得高德凭借“准”这个用户体验追赶上了百度地图。但对于大文娱要砍掉哪部分业务,俞永福并没有回答。

  今年6月,俞永福在上海电影节宣布阿里大文娱将成为“行业的基础设施公司”之后,阿里大文娱的发展方向才豁然开朗。从《三生三世》衍生品的3亿元销售额,到借黑豹乐队对虎牌保温杯的成功营销,展现出阿里对文娱产业的服务能力。

  但业界还是存有质疑。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曾反呛俞永福:“现在永福他们是基础设施的提供者,我们是基础设施的使用者,而且永福承诺不跟我们竞争。但是我觉得有一天也许我们还是会竞争的,因为这个行业其实很小,大家做着做着就做成一样的公司了。”

  9月19日,俞永福接受了《财经天下》周刊的采访,回应了外界对阿里大文娱定位的质疑,也回顾了这一年,阿里大文娱如何整合以及为何要这样整合。

  《财经天下》周刊=ew

  俞永福:=yyf

  

  淘票票有自己清晰的定位,清晰的产业环节,最后才拿到产业第一。

  一年前甚至半年前,大家对于优酷很担心,再看看今天的结果,今天优酷在最短的短板——剧集上反超了。

  ew:所以说,整合已经完成了?

  yyf:没有完成,整合是分阶段的,第一阶段的整合已经完成,且第一阶段的整合我已经明确,优酷的整合是成功的,因为一年你基本上已经知道这个公司往上还是往下。

  ew:你把大文娱的整合分为几个阶段?

  yyf:三个阶段:第一个阶段是如何稳住战略、稳住业务、稳住业绩,进入一个上升期;第二个阶段其实需要有一个业务的再加速,后面从明年开始,大文娱很多业务将进入加速过程。

  我举个例子,产品技术的整合,过去大家对于优酷的产品技术不稳定的问题,今天基本上都没有了。而且,我可以保证在这么多家公司付费会员里边,整个付费会员账号体系、安全性、稳定性最强的一定是优酷。原因很简单,阿里本身是交易系统,其他的系统都有可能有风险,但阿里的体系不会。这实际上是大家看不到的整合。我们的基本工作分三个阶段:前台、中台、后台,三个阶段如何走。从明年文娱进入第二个阶段,再加速。

  

  第二个是对于管理团队的组建和调整。有了战略就需要领导团队,过去阿里在管理团队方面做了变化,这些变化也是有基本核心的:所有的管理人员必须要站到大文娱的视角考虑业务的发展,虽然他同时兼任了某一个业务的负责人,但不能天天在业务负责人的角度考虑业务。比如杨伟东,首先是大文娱班委之一,然后才是大优酷事业群的总裁,所以他必须首先考虑大文娱的战略和组织问题,然后再说你带了第几方面军。原来大家只在自己的业务线上看组织问题、看战略问题。

  ew:之前在整合高德的时候,你自己掏腰包设立最高战功奖,奖励员工奥迪汽车。现在筹建大文娱有没有类似的做法?

  yyf:我不需要每次都拍钱,因为高德太特殊了,高德在整合业务里属于九死一生的,最好两个事情不要同时发生,这对于整合很难。哪两个事情不要同时发生呢:转型和整合。这两个都很难的,同时做的话,死亡概率很高。比如说联想刚并购ibm的pc业务,pc业务是稳定的,只需解决整合问题;而并购摩托罗拉,就需要转型再做整合,就会比较难。

  ew:整合过程中出现人员震荡是不可避免的,阿里大文娱这个震荡程度是怎样的?

  yyf:其实比大家想象得少。我觉得跟高德比的话,平均值略小一点。任何一个公司,如果是被整合方的公司,始终是有两组人。一组人希望公司改革。原因很简单,如果公司没有改革,那为什么要整合呢?公司肯定是发展遇到了问题和瓶颈才整合的。另有一部分人是希望改革得慢一些,既得利益者。我从来不分新人、老人或者你的人我的人,没必要。

  如果人员维持不动,我觉得对那些希望公司发展改革的人是不负责任的。所以我跟hr团队说,我从来不为了稳定而稳定,我只考虑一件事,就是如何为了业务发展而改变。如果没有整合,难道我们的组织和团队每年的变化少了吗?也绝不少。因为你还是要解决整个队伍发展的问题,只是现在刚好碰在了整合这个敏感的事件上。

  

  ew:会不会陷入恶性竞争?爱奇艺上第一也是一年内非常疯狂地投入到剧集。

  yyf:我讲了,我们聚焦3个c,c data-mcesrc="http://twtxw.com/uploads/allimg/171012/19401c432-1.jpg" data-mceselected="1" data-link="">▲俞永福。

  当你明确不做什么的时候,你就能跟上下游合作伙伴取得合作。比如说,我们在大麦的业务上面,其实管理团队特别小心,我们的定位跟合作伙伴要讲清楚,我们自己不做演出商,而是服务于演出商。演出商和上游还是创意驱动的业务。既然他们靠创意驱动,我们就减少一些人家的烦心事,下游的事我尽量提供给你完整的解决方案。我本人是擅长做减法的人,做减法的地方,也就意味着留给了生态用户一些空间。

  关于未来及其他

  ew:文娱产业的未来会是个什么形态?

  yyf:我举个电影票的例子。如果没有票务平台,你现在作为一个用户,你的体验是什么?你带着男朋友去电影院不知道能买到几点的票,但因为有了在线平台,我可以提前选择几点在哪儿看什么电影,这是对中国电影产业的贡献,带来了观影人数爆发式的增长。

  ew:高德也好,阿里大文娱也好,如何看待这些整合案?

  yyf:中国发展到了一个阶段,千人规模公司整合的成功案例只会越来越多,因为大型企业管理越来越成熟,包容性越来越大,外延性的成长能力只会越来越强。中国公司和美国公司有很大的区别,中国公司基本上是内生式成长,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。而美国任何一个公司,其实都会把外延式成长作为成长的第二条腿。这是整个中国大型公司非要补的一个短板。

  在中国,如果整合发展不能取得成功,未来进入国际市场更没办法用整合发展的路径。我相信随着高德、uc、优酷的成功,能看到中国公司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。这有点像2010年我带队国际化的时候,在那之前大家认为互联网是一个本地服务,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是不可能国际化取得成功的,但是uc在那样的环境下开始国际化,现在拿到了这么多国家的市场第一,你看后面有多少公司开始国际化。我相信随着阿里在这几项业务的整合发展取得成功,越来越多的公司会愿意进行这种大公司的整合发展。

  ew:阿里巴巴合伙人、阿里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兼ceo、阿里影业董事长、高德集团总裁……你身兼数职,有分身乏术的感觉吗?

  yyf:肯定有,最难受的就是每个人每天只有24小时。

  ew:想过退休吗?

  yyf:我41岁退休干嘛,晒太阳吗?我考虑的是如何在每个阶段,我的时间更有效率。我在不同业务线的角色不一样,有的时候像董事长,有的时候像ceo,有的时候像总监,因为不同业务线的状况不一样。实际上,当必须需要我当总监的时候,我只能当总监,让自己把一些业务拉到正确位置上。

  我在阿里影业兼ceo时间不长,大概六七个月,但从第一天开始,我就知道要尽快从阿里影业ceo位子上走出去,那7个月里要把整个业务调整的动作做快一些。第二个让樊路远加入的速度快一些。这实际上是比较痛苦的。随着我们业务的发展,相比12个月之前,我的痛苦少了很多,我们的时间精力随着战略调整而在调整,只能讲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当然现在还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和很遗憾的地方。

  [本文首刊于2017年10月9日出版的第143期《财经天下》周刊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