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AI财经社 AI财经社(ID:aicjnews) 文 |杨红钦 编辑 | 金赫 制图| 郑芳 监管风暴过后的“滴滴村”。@AI财经社 作为这里少数的本地人,房东黄大爷对外地人在这里的疯狂扩张摇" />

北京滴滴村:司机们把轿车换成货车,转型搬家村

2017-10-02 11:52 图文天下网

微软雅黑;"> 来源:ai财经社

被闲置的滴滴用车。@ai财经社北京滴滴村:司机们把轿车换成货车,转型搬家村 图1网约车新政之后,滴滴村人重新拾起搬家的行当。@ai财经社

  “就我们村的单子那么难抢,换个地方就好些,这边做这个的人太多了。”

  在抢单的紧绷情绪中,藏含着关于未来的焦虑。许明静默地点燃了一根烟,看着院子里自己的车。重新做起货运的他,因为自己的车排放量不符合进入五环的新政策,9月20号之后不能再进五环之内。

  她的妹妹显得充满担忧。他丈夫半年前花大笔积蓄买了辆车开滴滴,要供孩子上学,现在要向别人借钱才能还清贷款。她现在的工作是帮丈夫在手机上抢货运的单子,在跟我说话的同时,手指不停地刷新着手机界面以防错过单子。

  即使有关于对出路的种种忧心,并不妨碍他们搞好自己的生活。我在路边吃饭的时候遇到刘建,他坚决等我吃完饭再说话,“做什么什么事都可以不专心,吃饭却一定要专注。”他这几天打算休息一下,和朋友们吆喝着要去打牌:“不管有钱没钱,我们重庆人是很讲究享受的。”

  他戴眼镜,斯斯文文。来北京已经二十年了,有时候他难以想象这个时间,他想“等把北京挣穷了再回老家”。事实上回去的理由也可以很简单,这里要被拆了。即使这个村子已经在拆迁的风声中过了好几年,刘建也依然在等着这个直接促使他回到重庆彭水老家的理由。

  “在北京也做不了其他的,回家住自己家的小楼房多宽敞。”他一直本分地做着搬家的活计。即使这个村子面临被拆迁的命运,还是有人抱着出来闯一闯的理想来到这里,万宝就是这样。他来这里两个月。“北京的大米都是香的,这是大实话。”相比于在老家种地,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觉得这里充满了新鲜感。依然有人想要住进来,有人挨户打听“还有空房吗?”得到的答案是:“早就没有了。”

  【ai财经社原创,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出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