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客岛:现金贷暴利远超高利贷 它藏着哪些风险?

2017-10-31 14:36 图文天下网
侠客岛:现金贷暴利远超高利贷 它藏着哪些风险? 图1

趣店ceo罗敏在签约

  最典型的例子,是行业内某明星企业,凭借一款现金贷产品,2016 年度净利润达到11270.70万元,同比增长1640.1%,就在2015年,该公司净利润还为-731.8万元。是的,仅现金贷一款产品就让这家公司的利润迅速转正。

  同样很有冲击力的,还有惊人的贷款利率。有第三方公司做过调查,目前中国的现金贷项目,平均年化利率高达200%。当然,再往上,400%,500%,甚至1000%也并不罕见。

  这么暴利,想要进来的企业必然很多。像腾讯百度这样本身涉足金融的流量巨头就不用说了,最近,就连今日头条、聚美优品、办公软件wps、陌陌这些看起来跟金融毫无业务联系的企业也纷纷入局。

  今年以来,业内比较受关注的大企业,包括信而富、趣店、拍拍贷等,都纷纷踏上了上市之路。而最近,又一位主营现金贷业务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融360,也向sec(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)递交了招股书。

  不知名的小项目则更多。保守估计,目前国内的现金贷平台至少有上万个。为什么会这么多呢?因为做这行的门槛实在太低了,用李永庆的话来说,十来个人,一套设备,百万本金,就能成一个项目。平台不重要,关键是流量。流量大,微信公众号也可以放贷。

信用卡

  说到这里,我们似乎可以勾勒出一些非常经典的场景:初入职场的小红急需一只拿得出手的包包;刚换工作外卖小哥急需一辆送餐的电动车;大三的小张看上了一个新款游戏皮肤……

 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:有消费需求,但当下经济能力一般。

  有第三方机构做过类似的调查,这群人主要包括:三四线城市的低收入人群;二线城市以上的外来务工人员(基础服务业、制造业等);毕业两年内的学生(低收入白领、蓝领等)。

  他们中,80%的客户在生活中平均2个月借一次钱,收入水平低于5000元/月。70%的客户一年中超过3次迟发工资,有借款需求。

 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生存状态和不被征信系统接纳的身份,他们是被传统金融机构“照顾”不到的“长尾”人群。

  对于这群人来说,被银行拒之门外是普遍现状,毕竟银行也需要考虑风控和成本,而他们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欲望确实有待考究。寻求亲戚和朋友的支援,又常常让他们觉得难以启齿。于是,现金贷常常会成为他们有应急借贷需求时的第一选择。

某现金贷公司的广告

  彼时,“10g女生裸贷照外泄”一事,更是震惊全社会。

  而这个月月初,杭州某高校又发生一起恶性暴力催收事件,借款者杨某由于无法按时还钱,被借款中介四人非法拘禁将近一周,期间遭遇多次殴打。

  当然,在这一野蛮现象的背后,更值得关注的,是其过高的借贷利率。

  前面已经提到过,行业的平均实际年化利率高达200%,更甚者,高达1000%,而这早已经越过了监管红线。

  是的,尽管此前,最高法院已经明确下过文件,对民间借贷利率划定了36%的红线,年利率超过36%以上的借贷,超过部分法院将认定无效。但企业总有自己的办法,增加所谓“服务费”、“管理费”就是最惯用的一个手段。

  打个比方,用户在某平台借1000块,年化利率只有360元,但每周的服务费却可能高达50块。这么算下来,年化利率就近300%了。另外在部分平台,服务费还会随着借款额的增加而增加。

  负面消息总是更加吸引人的眼球,如今,网上一度出现了“嗜血现金贷,人死方能债清”这样的声音。甚至有观点认为对这类现金贷企业,就应该 一刀切,全部关停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借鉴

  那么,这一困境有解吗?

  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,现金贷不只是中国独有的现象,其他欧洲、美洲、南亚国家都有这一行业。他们的某些案例,其实为我们提供了一些借鉴。

  比如,有媒体报道,在解决“共债”危机上,印度现金贷监管部门就提供了一个可以参考的方案。他们要求将现金贷公司的数据,强制提供给银行,然后由银行提供资金,现金贷公司则变成了完全的助贷公司。这不仅收集了底层人的征信数据,逐渐完善了国家的征信系统,还减少了“以贷养贷”的现象,降低了债务风险。

  而在防止过度授信和过度借贷上,美国和英国也有他们的做法。比如,给借款额度设定上限、限制借款次数、杜绝“利滚利”等现象。此外,提高行业准入门槛,官方设定持牌经营和准入机制,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杠杆风险。

  在国内,今年以来,监管部门也已经出台了多项政策。

  4月, 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专门下发 “现金贷”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,排查了市面上大部门的现金贷平台;6月,银监会下令叫停网贷平台的“校园贷”业务。

  不可否认的是,作为一个新生事物、新兴行业,要在其尚不成熟的时候制定完美的监管措施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再加上中国庞大人口基数和广阔的金融市场这一国情,难度更甚。当下,金融创新的速度很快,如何让监管跟上其步伐,引导行业朝着更加健康、理性的方向发展,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统一,是这一乱象背后,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。